2024年07月13日 星期六

再聞麥香

發(fā)布日期:2023-06-09 瀏覽次數:1868


在我上下班的路上會(huì )經(jīng)過(guò)一片麥田,每次我都會(huì )下意識的降低車(chē)速,搖下車(chē)窗,讓碎碎的夕陽(yáng)灑在身上,欣賞無(wú)邊美景,看陽(yáng)光親吻麥穗,聽(tīng)風(fēng)吹麥浪,斜下的夕陽(yáng)伴著(zhù)微醺的南風(fēng)輕撫麥梢,帶來(lái)麥香撲鼻,細微又美妙。又到五月,再聞麥香,陣陣記憶涌上心頭。

麥子于我是特殊的存在。自小,背的第一首詩(shī)句便是“誰(shuí)知盤(pán)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。稍大一點(diǎn)便跟著(zhù)爺爺奶奶去自家農田玩耍,家里人并不指望我幫忙,只是放在地頭方便看管,有時(shí)我也會(huì )學(xué)著(zhù)大人的模樣撅著(zhù)屁股用手刨土,刨出一個(gè)深窩窩往里丟鞋子、帽子,然后埋上,臨走還不忘用腳踩踩嚴實(shí)。

還沒(méi)有熟的青麥子,等不得熟透,奶奶便會(huì )拔些麥穗讓家里人嘗個(gè)新鮮,把青麥放在鐵鍋里邊煸炒干,石臼里舂一舂,用竹箕顛簸去掉麥殼、麥芒,剩下純純的青色小麥,可做青麥飯,也可煮成青麥粥,勾芡一勺面水,清香四溢,然而再好吃一年也只能吃上那么一回,麥子對于農人來(lái)說(shuō)是十分寶貴的。

麥子熟時(shí),爺爺是最忙的。那段時(shí)間,我最喜歡跟在爺爺身后,學(xué)著(zhù)爺爺佝僂著(zhù)身子搖著(zhù)蒲扇在夕陽(yáng)下巡視麥田。爺爺在田間轉悠總愛(ài)背著(zhù)雙手,眼睛瞇成一條縫,每到一塊地,總會(huì )掐下兩三個(gè)麥穗,用粗糙的大手搓一搓,吹去麥殼,數數麥粒,估估粒重,再捏幾粒麥粒放進(jìn)嘴里,慢慢地嚼,仿佛在品嘗珍饈美味。有那么好吃嗎?懷著(zhù)好奇我也掐下兩個(gè)麥穗捂在手里使勁搓,麥尖尖戳的我嗷嗷叫,不等麥粒全部脫落便張大嘴吹去麥殼,捧著(zhù)為數不多的麥粒迫不及待的放進(jìn)嘴巴里品嘗,只感覺(jué)甜滋滋的味道在嘴巴里漾開(kāi),連鼻孔里都是清香之氣,“甜,真甜,越嚼越香?!?/span>

原先一望無(wú)際的碧綠色的波浪,漸次成微黃,變成橙黃、金黃,新麥的氣息開(kāi)始輕輕彌漫在五月的田間地頭。漸漸地,初夏的金色陽(yáng)光下開(kāi)始出現一頂頂金色的草帽,草帽下是一張張跟爺爺一樣古銅的臉龐,瞇縫著(zhù)雙眼,埋沒(méi)于金色的油畫(huà)中。

多少歲月悄悄流逝,時(shí)光無(wú)影無(wú)蹤的變換。如今,家鄉早已發(fā)生了巨大變化,麥香已成了兒時(shí)最鮮亮的記憶,回過(guò)頭,再看一看麥熟的景象,嗅一嗅醉人的麥香,仿佛一切美好就在昨日,還是原本模樣。(葛夢(mèng)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