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年07月13日 星期六

外婆家的棗樹(shù)

發(fā)布日期:2023-10-31 瀏覽次數:1290


我家離外婆家很近,也就是幾里路,所以童年時(shí)經(jīng)常到外婆家住。外婆有八個(gè)孩子,只母親一個(gè)女孩,每每與人談及舅舅的話(huà)題,別人總會(huì )說(shuō)你的舅舅真多。

外婆家住在村莊西面,孩子多屋少,舅舅們也只能打地鋪睡在地上。那時(shí)家里沒(méi)有院墻的,前面種些蔬菜,建一些雞舍、羊圈。外公外婆一生勤勞,把家里的活計都打理的井井有條。

屋子的旁邊便是棗樹(shù),不是很粗大,但是枝葉茂盛。樹(shù)枝向各個(gè)方向伸展開(kāi)來(lái),因為陽(yáng)光特別充沛,加上平日澆水施肥,棗樹(shù)就如成長(cháng)著(zhù)的少年,充滿(mǎn)了無(wú)限活力。

棗在現在早已不是稀罕的果品了,但是那個(gè)時(shí)候家里窮,連吃飯都是問(wèn)題,所以這棵棗樹(shù)對我們來(lái)說(shuō)珍貴至極。

“七月棗,八月梨”。但孩子們是沒(méi)有耐性等的,五六月份棗子剛剛成型的時(shí)候,就計劃著(zhù)如何弄些來(lái)吃,外婆是不會(huì )讓他們得逞的,因為棗子還別有用處。

至今母親仍會(huì )講起她賣(mài)棗的事。

母親十二三歲時(shí),常帶著(zhù)四舅到宿州去賣(mài)棗。外婆把品相好的棗揀出來(lái),小心翼翼的包好放到籃子里交給母親囑咐幾句,他們便出發(fā)了。

路上四舅會(huì )試圖從籃子里拿些棗吃,母親哪里會(huì )給他,還要留著(zhù)賣(mài)呢。

母親和四舅就在街邊停住,把棗子拿出來(lái)擺好。也許第一次的時(shí)候他們也不敢喊出聲,之后也就不那么害怕了。母親是多么希望有人買(mǎi)棗子啊,十幾里路,帶著(zhù)幾十斤的棗,更有外婆的期盼。錢(qián)可以買(mǎi)些生活用品,買(mǎi)些肉,即便不是很多,但足以給家人打打牙祭。

有時(shí)候生意也會(huì )很好,不一會(huì )就能賣(mài)完。母親帶著(zhù)四舅去吃油酥餅,喝油茶,他們已是很滿(mǎn)足了,這是其他幾個(gè)舅舅所享受不到的。

小時(shí)候我常到外婆家吃棗。樹(shù)上結了密密麻麻的棗,連樹(shù)枝都被壓彎了。在外婆下地干農活的時(shí)候,我和表哥、表姐就用竹竿去打棗,一竿子下去可以打下很多,一哄而上,都搶那些又紅又大的棗。

有一年棗子已成熟了,因為連日陰雨我和哥哥不方便去,但我們心中早已想著(zhù)那些棗呢。

一天,我和哥哥在家寫(xiě)作業(yè),二表哥冒著(zhù)大雨送來(lái)兩大包棗,說(shuō)是外婆叫送來(lái)的。那時(shí)只是顧著(zhù)吃了,現在想起外婆的心意甚為感動(dòng)。

舅舅們結婚之后紛紛搬離老屋,外公外婆和小舅也還是住在那里。到了棗子熟了,我們還都會(huì )去吃棗,大人們就在一旁笑著(zhù)。

這棵棗樹(shù)與其結下的棗,給我的童年留下了太多美好的記憶,至今揮之不去。

(雷彬)